首页 »

一群在克拉玛依的上海人能改变什么?

2019/10/23 15:14:04

一群在克拉玛依的上海人能改变什么?

去克拉玛依中心医院采访,一路带着记者的上海心内科医生孙韬忽然“失联”了。几小时后收到他的消息:“病人手术时血管出现意外,我上手术了。”孙韬、贺天临、叶林、黄琦、刘洋、张平……上海对口支援克拉玛依医疗小组成员的采访,全部在诊疗室、手术室门外、住院部见缝插针完成。上海医生们忙,干部们也忙。每晚11点,是上海援克干部微信群的点名时间,点名时总有几位因连夜开紧急会议或值班而缺席的。任当地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陆平是缺席最多者。援克干部下班时聚在一起,陆平好像永远眯着眼睛在补觉。而工作时,已届不惑之年的他却像个不知疲倦的小年轻。上海援克干部们没有双休日,但在公寓里,大家也有自己的乐子:任当地旅游副局长的赵锋最近一次从杭州办旅游推介会回来,给大家带来几样上海小菜,那晚他在公寓里播放爵士乐,并掏出珍藏的一瓶红酒……短暂欢聚,冲淡了众人对家人的思念。

 

忙碌与苦乐之中,克拉玛依正被上海干部们改变着。

 

在克拉玛依中心医院,周二上午坐诊名医工作室的是中医科主任贺天临,门口排起长队。病人都知道这位上海医生“脾气温和、人好”。一位上海知青阿姨说:“看到了他,就像是回了上海。”其实贺天临的援疆期限在一年多前就到了,但正值当地筹建第一所中医院,贺天临主动申请再留一年半。辅助生殖科的主治医师张平在这里多了个“半仙”的称号,一年多内他为几十对不孕夫妇助孕成功。孙韬刚到中心医院时,正值科室里一位主力医生辞职,他在一个多月里为当地病人装了数百个支架,常常下了手术就是凌晨两三点。此后,他带教医生,还为中心医院申请建成了由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等认证的中国胸痛中心。

 

中心医院院长叶舟说,这几年中心医院的病源结构都变了,从收治常见病为主到现在病人选择在这里治疗重大疾病。“根据当地的医疗缺口,我们组建了心内科、普外科、泌尿科、生殖医学科、中医科5个援疆名医工作室。”上海援克医疗组组长高源介绍。   

 

上海医生们的照片被贴在了医院大门等显眼处。细问才知,这是院长叶舟的意思:“为了表达谢意。”

 

在克拉玛依二中,何晓军、朱毅佳等经验丰富的上海老师被派到升学任务最重、学生成绩最为薄弱的班级“啃硬骨头”。老师们发现班上大部分维吾尔族学生理科成绩薄弱,考试成绩只有几分或者十几分的不在少数。从源头入手,上海老师将教学计划拓展到帮教少数民族理科老师上,形成工作室模式。“我们还尝试教老师们制定一本科学规范的分层作业本,以适应不同学习程度孩子的需要。”上海市第三女子初级中学副校长、援克干部顾悦介绍。上海老师还激励孩子们在课后走进科技活动中心、实验室、乐高机器人培训室。

 

“我们想将孩子理性科学的思维从小培养起来。”在克拉玛依担任教育局副局长的援克干部鱼东彪道出了其中深意。教育援疆的外延正在克拉玛依不断拓展:精准帮扶幼儿学前教育,对口扶助推动职教发展,以“沪克市民大学堂”支持克拉玛依终身教育……  

 

医生与教师干的是老本行,而在援克干部间,有个流行语叫“改行”——为适应当地岗位需要,援克干部被分派到了不熟悉的工作条线。面对变化,援建干部打通专业边界概念,一行人的工作变成了一个整体。

 

董斌原是青浦区的共青团委副书记,到克拉玛依后担任白碱滩区副区长。他积极推动两地青年创业组织合作,以此带动行政区内的产业转型。原在青浦区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担任局长的许诺,到了当地新组建的信息化管理局,经由青浦区后方发力,与上海市经信委牵线搭桥,两地两部门的正式合作协议也在今年达成。

 

现在担任克拉玛依区副区长的邓大伟原是长宁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副局长,在一次中央环保督察组的环保督察中,他和同为长宁区干部的江平默契协作。当时恰逢长宁区领导来克拉玛依交流,两地干部密切交流,长宁区在环保案件执法督办中“高位推动,综合执法”的经验被嫁接到克拉玛依,克拉玛依的环保投诉案件化解得十分平稳。  

 

“近3年上海已经选派两批共33名援疆干部到克拉玛依,5名干部主动要求在任期到后继续留任。我们在援克两周年之际邀请回沪的援克干部一起交流经验,无一人缺席。”上海援疆干部、克拉玛依市组织部副部长唐惠忠说。

 

编辑邮箱:alexklj@126.com